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四章13節
作者:陳鴻(社長)

「金句精讀」不是經文評論或靈修小品,而是探討一些經文金句的上文下理,從而說明其真正的意義,以致當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引用該金句時,能夠有穩固的聖經基礎。

每次當我們閱讀保羅書信,看見他運用凡事的時候,便要格外留神!

是的!我們已先後兩次領教過他的凡事,原來並不是真的「凡事」!先是哥林多前書六章12節:「凡事我都可行」,但不是凡事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哪一件,我都不受它的轄制。繼而是同書的十章23節:「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在哥林多前書,「凡事都可行」這一句,極有可能不是保羅自己的觀點,而只是他先引用人家的講法,再用隨後的一句話去加以反駁或糾正。

腓立比書四章13節裡的凡事,跟哥林多前書裡的不一樣,因為在腓立比書裡,保羅並沒有用但……接下去,不過,即使這樣,我們也該小心考查保羅是否真的在說「凡事」。

我們可以運用常理去推斷:一個人怎能「凡事」都處理妥當呢?任何通情達理的讀者都會這樣問。可能一般不太認真的聖經讀者只會將凡事一字理解為指「大部分的事」,但那些認真而虔誠的讀者,卻往往按字面意義來理解,認為凡事就是「凡事」,因為他們說,保羅明明在前面補充了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這句話。既然神賜給保羅力量,有甚麼事情是保羅沒有能力幹的呢?所以他們主張,凡事一定是指「凡事」,亦即「所有的事」,或「每一件事」。

真的是這個意思嗎?

我們並不懷疑那位賜保羅力量的神有足夠的能力,但是我們必須思考,為何保羅要在信中此處宣告他凡事都能做。究竟他要表達甚麼意思?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仔細查看上下文,找出保羅正在討論的是甚麼。

首先,讓我們觀察腓立比書四章12節在不同聖經譯本中的翻譯:

《和合本修訂版》 《新漢語譯本》 《呂振中譯本》 NET Bible NRSV
我知道怎樣處卑賤, 我知道怎樣處卑賤, 我也曉得處卑賤, I have experienced times of need I know what it is to have little,
也知道怎樣處豐富; 也知道怎樣處豐富; 也曉得處富餘: and times of abundance. and I know what it is to have plenty.
或飽足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飽足也好, 在各事上、無論如何、我都得了祕訣:可以飽足, In any and every circumstance I have learned the secret of contentment, whether I go satisfied In any and all circumstances I have learned the secret of being well-fed
或飢餓, 飢餓也好, 也可以饑餓; or hungry, and of going hungry,
或有餘 豐富也好, 可以富餘, have plenty of having plenty
或缺乏, 缺乏也好, 也可以缺乏。 or nothing. and of being in need.
任何事情,        
任何景況,        
我都得了祕訣。 我都得了秘訣。      

陰影格部分顯示了不同譯本對「任何事情、任何景況」的解說。可惜只有NRSV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的 In any and all circumstances 的 “all” 字,給我們提示這一節與隨後第13節的凡事有關。根據這點推敲,我們就不難發現,《和合本修訂版》和《新漢語譯本》的「任何」,以及《呂振中譯本》的「各事」,與四章13節的凡事有重要的連繫。

再看《新漢語譯本》的腳註: 4:12 原文的ἐν παντὶ καὶ ἐν πᾶσιν 應該是以重複來達到強調的效果,所以譯文以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一語來表達這意義。 4:13 甚麼情況:從上下文來看,這裡應指上文11~12節所說的種種情況。

原來第13節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的凡事,要受第12節所討論的那些事情規範,而不是指「日光之下一切的事」。

第13節那個通常給翻譯成凡事或all things的希臘字是πάντα,與保羅剛剛在第12節所用的字一樣(παντὶ, πᾶσιν)。所以,《新漢語譯本》覺得有需要於第12節加上腳註,作為進一步解釋第13節的基礎。(參閱上文)

現在我們清楚明白保羅所用的凡事,意思並不是指「日光之下一切的事」,而是指四章12節中,藉著幾種極端的情況所代表的所有處境;就是「有」與「沒有」:

豐富 卑賤
飽足 飢餓
有餘 缺乏

保羅說,他無論處於物質豐富或缺乏的情況,靠著那位加給他力量的,便凡事都能做。對他來說,不論有餘或缺乏,他同樣無所掛慮,且能持定他的人生目標。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在這個文理中,保羅說明他的凡事的意義。凡事都能做就有點像中國人所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

保羅既沒有妄想他可以治好所有疾病,也不宣稱他可以克服所有限制。他更沒有保證他向任何人傳福音,對方都會信主,或者他所到之處,都能建立興旺合一的教會。起碼我們從哥林多後書知道,他既不能使所有的哥林多信徒都尊重他,也不能使自己「身上那根刺」離他而去。如果保羅真的沒有聲稱他有能力做「所有的事」,那麼我們詮釋腓立比書四章13節時,就不能超越經文本身想要表達的意思。現在就讓我們來仔細閱讀第13節。

腓立比書四章13節的上下文,其實與物質供應有關。這個段落由四章10節起,交代保羅與腓立比信徒交往的情況。很明顯,保羅從以巴弗提手上接受了腓立比信徒的餽贈,所以保羅答謝他們,並且說腓立比信徒向來都是非常慷慨地支持他,而他自己實在並不求甚麼餽送,只祈求神使他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得到充足的供應。可見這段所討論的,是關乎供應物質所需的事情。

保羅說,他靠著那位加給他力量的神,便不會受物質的豐裕或貧乏所影響:在一無所缺的情況下,他不會自高自大;就算他一無所有,他也不會感到自卑。這正是千百年來,歷代聖徒為何能忍饑受餓,又不會因富生驕的祕訣。

有些人當失去穩定的財政保障便會屈服。有些人當處於名利高位便會失去高尚的情操。但保羅宣告他凡事都能做,意思是說他無論面對任何或富或貧、或餘或缺的情況,都能處之泰然,不會失去方向和目標。保羅清楚說明,那位賜給他能力的,會繼續使他有力量活得知足。所以他才對腓立比信徒說,他沒有尋求馬其頓教會物質上的供應。事實上,除了腓立比教會的資助外,他沒有受過其他教會的資助。

表面看來,凡事一詞既然不能解作「所有的事」,它的應用好像相當狹窄,可能會令那些因這節經文而勇於為主去做「任何事情」的人失望。但當深入思想其中的意思,便會發現它其實是一節極富挑戰性而又鼓舞人心的經文。它教導我們,個人、甚至教會的際遇,絕不能支配或拖垮我們。當我們完全信賴那位加給我們力量的主宰,我們便能夠學習如何在「任何」環境中安然生活。

「你如何能夠在沒有冷氣的宣教工場事奉?」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你怎能放棄一份有前途的事業和舒適的生活去做傳道人呢?」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你奉獻那麼多給教會,怎能維持一家的生活?」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

這節經文的應用彷彿無窮無盡,我們是否預備好接受挑戰?



聖經導賞

難解經文

學者文庫

讀經有妙法

金句精讀

靈食蜜語

基督徒常用語

聖經講座錄影

聖地風貌相片集


聯絡明道 :: 使用條款及私隱政策
© 2016 明道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香港九龍新蒲崗雙喜街9號匯達商業中心6樓6號室(地圖)
電話:2986-9968 :: 傳真:3013-9501 :: 電郵:info@mingdaopres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