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讀及應用啟示文學
主講:曾思瀚博士
筆錄整理:鄭名芝

啟示錄這卷書長久以來遭受許多誤解及濫用。下文探討如何解讀及應用聖經中的啟示文學。

I.引言

一、兼具預言與信息理念的異象

研讀啟示錄,不是從神學思想開始,而是從這卷書的引言部分開始。啟示錄一章3節是全書的引言: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這書的性質是預言,但它不單是預言之書,也是實踐之書。當時的人是藉著聽來認識真理的,他們不單從頭聽至尾,也需要遵守所聽見的。遵守其中所記載的很重要,因為所記載的全都有著應用的成分,不但第二至三章如此,整卷書也是如此。另外,這卷書是耶穌基督的啟示(一1),這種啟示是超自然和特殊的,是神向人發出的啟示,並不是人自己能夠想出來的。

它是啟示的文學,是預言,也需要人實踐。其中的預言有些關於將來,有些快要發生。預言有宣告的成分,正如先知書中有預言,也有勸勉和責備。並非所有先知書都是關於將來的,勸勉是預言的一部分,這在先知書是明顯的,所以我們研讀預言的時候,不要只想到將來。

II.前提假設

一、以舊約聖經為修辭策略

啟示錄沒有一句是直接引用舊約聖經的。所謂直接引用,是指直接從《七十士譯本》或希伯來文聖經一字不改而引用。所以,從寫作風格看,啟示錄是否能夠與但以理書、福音書或以西結書一起解讀呢?不一定完全可以。有時,啟示錄的異象跟舊約經文相似,是因為作者借用讀者熟悉的故事來描寫他所見的異象,所以他所看見的並不一定跟但以理所看見的相同,他只是藉但以理書的語言來描寫和解釋他所看見的,這就是他的修辭策略。但以理當時已經死了,他不是與但以理看見同一個異象。雖然有時相關,但是他所看見的並不一定等同但以理(或以西結)所看見的。

二、外邦人讀者應當理解所有經文的意義

約翰的讀者是亞細亞的外邦教會,他們可能沒有機會閱讀整本舊約聖經。如果教會只有一本舊約聖經,大家就只能夠輪流閱讀。由於寫作對象是外邦人,所以作者會否將舊約但以理書、以西結書之類的元素大量加上去呢?在這方面,我是有少許保留的。

由於我們沒有當時外邦人的背景,對我們來說,看不明白啟示錄是正常的。但當時的外邦人讀者會明白,因為這是寫給他們的。

三、按字義或按象徵來解讀

這問題不容易解決。無論你如何解釋啟示錄,都必須保持前後一致的原則。一個辭彙如果按字義解釋,這辭彙在啟示錄必須從始至終都按字義解釋。例如你按字義解釋以色列、巴比倫等詞,就必須從始至終保持一致。曾經有人認為伊拉克就是巴比倫,但是按伊拉克現今的境況來看,就知道它根本不是。你如果認為以色列是指國家而言,就要一直保持這種理解。神的啟示不是亂來的,如果是混亂,你就不能實踐,所以你必須定出解經的原則。

有人認為約翰的啟示是按象徵解釋的,所以約翰並不是真的看見異象。這絕對錯誤。約翰肯定看見異象,他確實是在描寫他所看見的,但是他所要表達的信息,可能是按象徵解釋的。例如約翰可以真的看見以色列人,但是當解釋信息時,這是否必定指以色列人呢?從解經的角度看,這不是必須的。啟示錄中的巴比倫並不是真正的巴比倫,也不是一個婦人,而是一個國家,但是作者稱它為婦人,所以這明顯是按象徵解釋的。

假如約翰按字義來描寫他所看見的,卻是要傳達象徵的信息,而你以字義來解釋那個象徵的信息,這就是靈意解經,因為你所加上的並不是作者的意思,這些所謂「亮光」並不一定是對的。另一個例子是保羅在加拉太書提及夏甲和撒萊,舊約聖經確實有這兩個人,但保羅並不是真的要說這兩個婦人,而是要說有兩種人。如果你說保羅真的是說兩個女人,就是以靈意解釋保羅的比喻了,因為保羅的比喻是象徵式的。

神藉人將啟示寫下來,我們不能完全明白,因為我們並不是那個時代的人,但是藉著仔細研究聖經,我們就漸漸明白啟示對當時的意義,因而能夠作出現代的應用。解經必須應用這個原則。

III.解讀法

一、找出前言與結語

一章4節:約翰寫信給亞細亞的七個教會。這表示啟示錄是書信。如果用書信的格式看,就要找出前言與結語。前言和結語都有著獨特的辭彙,這只能在首章和尾章找得到,這顯明兩處是相關的。第4節原文並沒有信這個字,只是說「給七個教會」,但是因為啟示錄有著書信的格式,所以《和合本》加上寫信是沒有問題的。如果這樣,就有可能全卷書都是寫給七個教會的,不單是第二至三章,否則啟示錄應在第三章結束。如果在第三章結束,作者就應在那裡加上能與前言呼應的辭彙,這才算合理,但約翰是在第二十二章才加上,可見全卷書都是寫給七個教會的,其中內容是七教會能夠明白的,否則他的寫作就毫無價值。例如「六六六」,根據數字推算法,在約翰的時代有兩個君王符合這數字的解釋,當時的人肯定會知道「六六六」的意思。

二、觀察外邦人的背景

啟示錄第二至三章提及很多背景,所以要細心研讀。你要掌握這些背景才能正確了解啟示錄。再以「六六六」為例,為甚麼啟示錄提到要在手上或額上受印記呢(十三16)?當時只有奴隸才會這樣做,這代表他屬於他的主人,不容易逃走。那時,他們崇拜君王,以凱撒為主,受印記表示他們是凱撒的奴僕。所以,這不是指真的在手上或額上受印記,而是鼓勵當時的人不要跟從潮流去參與君王崇拜。當時,參與君王崇拜表示你向某一群人示好,得著他們的認同,這會給你帶來好處。

三、列出經文綱要

我們可以根據啟示錄中異象的記載列出經文綱要。啟示錄有一定的模式,例如四章1節:此後,我觀看,見天上有門開了。此後一詞常在啟示錄出現,通常是指之前的異象完結後再開始新異象。所以,啟示錄的記載是有次序的,這不一定是歷史的次序,而是約翰看見一幅幅的異象,就按著所看見的次序記錄下來。因此,此後一詞十分重要,讓我們看見一幅幅圖畫,我們可以根據此後一詞列出經文綱要。

四、由作者的風格決定象徵與意義

當時也有其他類似的文學作品,都是次經。那些作品跟約翰的不一樣,是由人杜撰出來的,但是兩者的風格都與天啟文學相似。天啟文學記載很多數字,例如《以諾書》。《以諾書》是否真的講述以諾呢?當時每個人都知道以諾已經被神接去,作者是藉以諾的名字表達象徵的信息。作者知道讀者是明白的,因為大家對於以諾的事蹟都很清楚。如果從寫作風格來看,兩者相同的地方是如何看人物和數字。

五、由外邦人的背景尋找經文應用

這點很重要。啟示錄記載天上的人穿著白衣,當時崇拜凱撒和異教的人也是穿白衣的。當時的商人常要這樣做,因為那時的商會像今天一樣,你如果想做某些事情,方便你賺取更多金錢,可能就要加入商會, 而加入商會就要完全順服凱撒, 至少外表要裝成如此.

為甚麼天庭的人穿著白衣呢?為甚麼白衣是用血洗的呢?用血洗就應該是紅色,而不是白色,可見這是代表基督徒的身分。當你做某些事情,就會穿著某些制服,而你所穿著的衣服代表你的身分。崇拜君王或異教的假神,會穿著白衣,但是啟示錄告訴我們,天庭的人所穿著的白衣已被羔羊的寶血洗淨,這是新的身分。所以天庭的異象告訴我們,信徒的身分跟世人崇拜異教的身分不一樣。我們的白衣不是自然潔白的,而是因為羔羊的血賜予我們這個身分。所以天庭的異象是教導我們抵擋當時融入社會的妥協,要敬拜真神。藉著了解背景,就能尋找適切的應用。

六、連結古今

啟示錄注重實踐,我們可以用這個方法,找出每章經文叫我們實踐甚麼。同時,我們需要連結啟示錄的背景,一些不適用於今天的背景,就要刪去,但是很多背景仍能適用。如果你能夠應用啟示錄,我相信你的生命會有很大的轉變。



聖經導賞

難解經文

學者文庫

讀經有妙法

金句精讀

靈食蜜語

基督徒常用語

聖經講座錄影

聖地風貌相片集


聯絡明道 :: 使用條款及私隱政策
© 2016 明道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香港九龍新蒲崗雙喜街9號匯達商業中心6樓6號室(地圖)
電話:2986-9968 :: 傳真:3013-9501 :: 電郵:info@mingdaopres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