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
李思敬博士 / 摘錄:陳秀慧姑娘
(內容取自中國神學研究院2009年6月份「安息在週一」聚會,最後兩段為摘錄本文的陳秀慧姑娘的個人省思。文章經李思敬博士審閱,又蒙中神允准刊載,謹此鳴謝。)

撒母耳記下二十三章1至5節,是大衛來到晚年,人生將盡的時候,總結自己一生的一首詩歌:

以下是大衛末了的話。耶西的兒子大衛得居高位,是雅各神所膏的,作以色列的美歌者說,耶和華的靈藉著我說:他的話在我口中。以色列的神、以色列的磐石曉諭我說,那以公義治理人民的,敬畏神執掌權柄,他必像日出的晨光,如無雲的清晨,雨後的晴光,使地發生嫩草。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神卻與我立永遠的約。這約凡事堅穩,關乎我的一切救恩和我一切所想望的,他豈不為我成就嗎?

若拿這詩歌與第二十二章的詩歌比較,我們可看到一幅更大的圖畫,從而加深我們對神的認識和稱頌。第二十二章整篇是一首詩歌,且收錄為詩篇第十八篇。二十二章1節告訴我們,當時大衛正值盛年:當耶和華救大衛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這大概是掃羅被殺之後不久,也就是大衛可以名正言順登上寶座的時候。大衛說:

他又領我到寬闊之處;他救拔我,因他喜悅我。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按著我手中的清潔賞賜我。因為我遵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他的一切典章常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也未曾離棄。我在他面前作了完全人;我也保守自己遠離我的罪孽。所以耶和華按我的公義,按我在他眼前的清潔賞賜我。慈愛的人,你以慈愛待他;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清潔的人,你以清潔待他;乖僻的人,你以彎曲待他。困苦的百姓,你必拯救;但你的眼目察看高傲的人,使他降卑。耶和華啊,你是我的燈;耶和華必照明我的黑暗。我藉著你衝入敵軍,藉著我的神跳過牆垣。(二十二20 ∼30)

年輕時的大衛行為正直、作事公義。他兩次不伸手加害於掃羅,只因為尊重他是神的受膏者,這樣的敬畏沒有誰可以相比。所以他可以說出這一番話:慈愛的人,你以慈愛待他;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清潔的人,你以清潔待他;乖僻的人,你以彎曲待他。

然而來到人生的盡頭,大衛的詩歌變了調:那以公義治理人民的,敬畏神執掌權柄,他必像日出的晨光,如無雲的清晨,雨後的晴光,使地發生嫩草。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讀撒母耳記下,來到第二十三章,大概已經對大衛如何殺人搶妻的事有所了解,還有由之衍生而來的暗嫩姦妹、押沙龍叛變等事件。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才是大衛一生的寫照。儘管他年少時如何敬畏神、如何遵行神的道,又如何保持自己手潔心清,但有一天他犯了錯,得罪神,就給自己的家帶來刀劍、姦淫的禍害。

不過,大衛的一生並沒有停在這裡,他的詩歌繼續下去: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神卻與我立永遠的約。這約凡事堅穩,關乎我的一切救恩和我一切所想望的,他豈不為我成就嗎?儘管, 蓋棺論定,大衛並不是一個慈愛的人、完全的人、清潔的人,神卻與他立永遠的約。永遠的約,就是「永遠的」約,絕不因大衛行為不再正直、作事不再公義而有損,因為守約的是耶和華,祂是滿有恩慈、憐憫的神,神的永約不會因人的行為而有所動搖。

再者,馬太福音第一章記載了耶穌基督的家譜。一章6節提及大衛,說:耶西生大衛王。大衛從烏利亞的妻子生所羅門。家譜裡面出現大衛的名字固然是必然的;然而在記載後裔時,為甚麼不像其他名字那樣,只說「大衛生所羅門」,或者好像其他載有女性名字的公式,說「大衛從拔示巴氏生所羅門」,卻偏偏特別記著烏利亞這個名字?可知道這個名字在大衛的一生是個恥辱。不過雖然如此,在神眼中卻有不同的意義。

假如神真的如大衛盛年時所說的,慈愛的人,你以慈愛待他;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清潔的人,你以清潔待他,那麼晚年的大衛根本就沒有機會這樣回顧自己的一生。假如神行事的法則真是這樣,我們根本沒有一個人可以活得過一天。

神卻不是這樣。烏利亞的名字在耶穌基督的家譜出現,是要提醒讀者,神不是按我們是否慈愛、是否完全、是否清潔來待我們;神乃是按祂的慈愛、祂的憐憫、祂的恩慈來待我們。神容許烏利亞這件醜聞出現在耶穌基督的家譜,正是要讓我們明白,祂不介意我們人生裡面的軟弱,即使在我們自己看來那是何等污穢、何等羞恥、何等無可饒恕;於祂來說,人的軟弱並不影響祂的恩慈。

聖經記載的人物,從來沒有樣板人生。聖經裡沒有一個人物是無瑕無疵的;神也不要我們裝扮到自己無瑕無疵;甚至我敢說,神根本不要我們努力使自己無瑕無疵。偉大的保羅面對自己的軟弱時,他也承認:恐怕我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他只能仰望神的恩典; 因此神回應他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十二7∼9)。這根「刺」雖然惹來不少推測,而大部分人都認為那是指疾病,我卻以為是指某種罪的引誘,足以讓撒但攻擊他(林後十二7),也足以使保羅在羅馬書七章24 節高呼: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不過也正因如此,他嘗到了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羅七25)的滋味。

或許,「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同樣是我們人生的本相,我們都免不了得罪神,可是,神卻與我立永遠的約。我不是說,我們可以「放膽犯罪」(sin boldly);而是說,我們必須相信「惟獨恩典」(Sola Gratia)。惟獨恩典─只是恩典,是神堅持的賜予,是神堅守的永約,非關我們配得上不配得上。



聖經導賞

難解經文

學者文庫

讀經有妙法

金句精讀

靈食蜜語

基督徒常用語

聖經講座錄影

聖地風貌相片集


聯絡明道 :: 使用條款及私隱政策
© 2016 明道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香港九龍新蒲崗雙喜街9號匯達商業中心6樓6號室(地圖)
電話:2986-9968 :: 傳真:3013-9501 :: 電郵:info@mingdaopress.org